陳恒嘉老師再見

今年的開學一如往常,只不過辦公室的同事都換新人。開學的第一周,總是要忙著回應學生選課的問題,阿哩阿雜的一堆。我不記得周四這天早上我正在和誰講電話,所以沒接到江小姐的來電。是蘇老師告訴我說,江小姐留話說,陳恒嘉老師過世了。我大叫,怎麼可能,我前幾天才和他通電話!問他問題!!!

2月13日,我接到老師的電話,他因為在準備開學的資料,他找不到之前給我課程資料的電子檔,所以請我寄給他。我寄過去之後,老師還打電話跟我說謝謝,他說,這樣很好很快。

2月18日,有人問我媳婦的台語如何寫,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問陳老師,但是覺得這種問題問老師實在太超過了,於是我在網路上找了一下,也在噗浪上問了噗友。找到了答案是sin-pū(新婦)。不料,原來的問題是﹝小媳婦,媳婦仔﹞才對,這下,找了網頁不太確認,問了噗友還沒有答案,我就又打了電話給陳老師,陳老師告訴我是sin-pū-á,加一個仔就好了。沒想到,我覺得很不好意思的這通電話竟然成了我和老師最後一次的對話。原本我還希望可以開學的時候再和老師說說台語,講一下金拍勢。機會不再。

周四這天早上我才在某位老師的研究室裡看到陳恒嘉集,跟新來的同事說這是我們的台語老師,還跟新來的工讀生說,印好給老師的學生名單裡陳恒嘉老師的名字總是會變成亂碼,明天老師就會來上課了。

我打電話回去給江小姐,瞭解到老師是因為肺炎周一住院,周三中午就在淡水馬偕醫院過逝了,速度之快,我拿著話筒,已經是用哽咽到不行的聲音回應著,唉...............

我想起老師熱情邀請我去他三芝的家玩,我沒有立即行動,老師已經又搬到北新庄附近了。我想起老師總是穿著格子襯衫,鼻樑上的眼鏡總是離眼睛很遠,我想起老師一直是白蒼蒼的頭髮,我想起好幾次開學老師一下子腳受傷,一下子手包起來,但是他總是笑瞇瞇地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。

這些點點滴滴,讓我在周五到教室裡向同學宣布陳老師的消息時,幾乎無法把話講完。在黑板上寫字的時候,心裡更是難受。實在太突然了。

陳老師在真理大學的學生幫忙架了一個部落格,相關資訊可以前往查閱。
陳恒嘉.阮厝.阮的阿嘉

有學生寫的文
好走
無常

紀念文
春風吹過阮的心園

研討會片段




告別式會場




新聞報導

留言

阿丸表示…
真是令人震驚又難過啊!
我想起了陳老師當年在研討會高歌一曲的樣子,覺得老師真的好可愛!
我相信他一定會上天堂的....願他一路好走!!
smileursula寫道…
真的很不捨!!
沒想到這麼匆忙。
angie表示…
哇! 真的讓人難以置信...
一直記得他滿頭白髮 親切的笑容和舉手投足間濃濃的台灣味...
雖然只有數面之緣 還是讓人十分感傷...難過...人生太無常了!
天公伯請你一定要讓他到最好的地方
也一定要保佑他的家人!
smileursula寫道…
angie,阿丸,好久不見,沒想到這則消息引來二位留言。想當年我們可是一起奮戰呢!

現在來來去去已經又好幾輪了!我還是在這裡。

熱門文章